微信二维码
APP二维码
患者移动服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国际交流>>国际文化交流

国际交流

医疗保险合作伙伴
医疗旅游平台
中美急创合作项目
东方中德心脏研究所
中法泌尿外科中心
中法心血管外科
中法联合实验室
国际学术交流
国际文化交流
重大活动医疗保障

国际文化交流

【东方早报】马来西亚青年的上海行医路

作者:管理员 发表于:2014/11/11 16:15:442607人阅读

杨永康 早报记者 孙湛 图


中国梦

    “小时候的梦想是当医生。做医生后才知道,很多病医生治不好,但我有了更多帮助别人的机会。”


    2013年10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马来西亚时在中马峰会上致辞,“我们不会忘记,马来西亚人杨永康捐献造血干细胞,成功挽救了中国安徽一名7岁孩子的生命。”


    习近平提及的这位马来西亚人如今在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外科担任住院医生。回忆当时,杨永康依旧如中了彩票般庆幸。工作人员告诉他,常规的跨国匹配几率是百万分之一。他是中华骨髓库的首位外籍志愿者。


    “来到上海时,就换掉了在天津上学用的手机号码。幸好,当初加入骨髓库时,我填了朋友的联络方式作为备用。”戴一副墨框眼镜的杨永康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小时候的梦想是当医生。做医生后才知道,很多病医生治不好,但我有了更多帮助别人的机会。”


    今年3月,“上海女婿”杨永康成为上海第一位外籍持证医生。


怀医者心


得到破例录用资格


    杨永康从小由爷爷带大。因为爷爷生病住院,伤心的杨永康很无助,自此,他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生。但因为名额有限以及面试等原因,杨永康在马来西亚读大学时被调剂到生物医学专业,失去做医生的资格。为完成梦想,2001年,他来到中国天津,读了人生中的第二个本科。


    毕业后,杨永康被保送到上海同济大学读研。2007年,杨永康开始到东方医院外科基地实习。2009年5月,杨永康硕士毕业那年,上海住院医师规范化培养计划启动,他决定面试东方医院。


    然而,根据当时的行业政策,一个“外国人”即使通过了行医资格考试,也基本不可能获得医师执业资格证,录取他会给医院的用人机制和工作流程带来麻烦甚至是风险,但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还是收了杨永康。刘中民说,一个真正的好医生骨子里必须具有同情心,愿意不计代价、尽力助人。这样的好苗子,一定得留下。


    于是,马来西亚医学青年杨永康的中国行医之路蹒跚起步。因为无资格取得“执照”,杨永康不能主刀,成了东方医院普外科的“第一助”。今年3月,杨永康终于拿到执业医生执照。从实习、医助到主刀,他参与的手术已达百台,至于切除的阑尾长度,早有七八米。普外科收治的不少病人,因胃漏、肠漏散发出的粪便恶臭连家属也不愿上前,杨永康就俯身在术后病人刀口上亲手换药,一换就是一个多小时。


工作六年


不知“大上海”模样


    2004年的一天,杨永康就读的天津医科大学组织义务献血,中华骨髓库正在学校里招募志愿者,他当场报名登记。那一年,骨髓库仅有2000多名志愿者,他是第一名外国人。


    杨永康有一大堆义务捐献血证书,从在马来西亚时开始,到来中国后也从未间断,同济读研期间累计捐献全血22次,相当于2个成人血量。


    2012年,杨永康突然接到朋友的电话:“天津红十字会的人在找你。”原来,红十字会接到了中华骨髓库的通知,一名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男孩在配型初筛中“选中”了杨永康。在接受进一步的高配检查后,杨永康的造血干细胞被确认与患病男孩完全匹配。工作人员告诉他,常规的跨国匹配几率是百万分之一。


    正式捐献造血干细胞前,捐献者需要先注射动员剂,从而加速骨髓造血干细胞的生成,并释放到外周血中。每天两针、连续五天的动员剂,让杨永康体内的白细胞增生到了常人的3至4倍。正式捐献的前一天,负责运送造血干细胞的工作人员提前抵达了天津,他给杨永康带来了一封来自患儿父亲的亲笔信。信里还夹着一张孩子的照片,背面写着五个字:“谢谢杨叔叔!”


    杨永康在回信中写道,“叔叔知道你是一个勇敢的孩子,一定能像奥特曼战胜怪兽一样打败病魔,早日背上叔叔送给你的书包高高兴兴上学去……”


    2012年4月17日,经过20个循环,137分钟后,156毫升造血干细胞悬液顺利从杨永康的身体里提取出来。


    休息一周以后,杨永康又像往常一样忙碌起来,看病、做手术、值夜班……没多久,他接到了红十字会打来的电话。工作人员告诉他:“手术很成功,孩子已经在康复中。”


    根据规定,造血干细胞的供者与受者双方的隐私和权益必须得到保护,一年内不能见面。但孩子父亲还是多方寻到了线索,找到了东方医院。杨永康结婚时,小男孩在爸爸的陪同下专程赶到上海参加婚礼。


    新娘张银艳是上海小姑娘,家中独女,护校毕业后一直在东方医院外科做护士,两人的感情就是在频繁的夜班中“被培养”的。


    工作六年,两人只是恋爱时去过西塘。“大上海”什么样杨永康都不太清楚。


    没房没车的外来穷小子,还那么忙,嫁给他图什么?“不图什么,家里人觉得他老实可靠。”张银艳说。

 


原文链接: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14-10/02/content_92934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