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二维码
APP二维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国际交流>>中法泌尿外科中心

国际交流

医疗保险合作伙伴
医疗旅游平台
中美急创合作项目
东方中德心脏研究所
中法泌尿外科中心
中法心血管外科
中法联合实验室
国际学术交流
国际文化交流
重大活动医疗保障

中法泌尿外科中心

【39健康网】十年渊源 东方医院南院“德勃雷泌尿外科”揭牌

作者:管理员 发表于:2014/3/20 15:32:45855人阅读

9月27日,法国教授德勃雷又一次来到他在中国的“据点”——上海市东方医院,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来到了东方医院去年新落成的南院,亲手为以他名字命名的“德勃雷泌尿外科”诊室揭牌。“这是酝酿已久的想法,现在我太开心了。”和浦东新区区长姜樑、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共同揭开红布的那一刻,德勃雷如是说。


依然是花白的头发,深邃的灰色眼睛,德勃雷与中国、与上海、与东方医院的渊源,却已达十年之久。


与中国医疗、与东方医院的十年渊源


其实早在2004年,在东方医院本部,德勃雷便与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在充分沟通与交流合作的基础上,建立了东方医院中法泌尿外科中心,德勃雷运用他个人的魅力在法国募捐50万欧元成立了专用的手术室。另有50万欧元用于法国医护人员往返巴黎上海的旅费。


十年间,德勃雷教授及其团队往返巴黎上海已达30余次,累计达120余人次。中方也有近10人次以各种形式在对方医院进修、学习和工作。中法双方已培养中国籍博士4名,其中已有3名毕业回到同济大学母校工作。双方共同合作申请了国家科技部中法科技合作专项,在心功能衰竭、肺动脉高压以及前列腺癌等方面作转化医学研究。尤其在临床方面,德勃雷教授被北京大学泌尿外科医师培训学院聘为名誉院长,曾与我国著名的泌尿外科专家郭应禄院士一起在巴黎为中国泌尿外科医师“将才工程”的培训班作了临床理论与实践的培训。德勃雷教授还是同济大学的顾问教授,附属东方医院的名誉院长。


多年来,在他的倡导下,中法团队已经在中国的7个省份,17个地方开展了人道主义救助,包括门诊和手术。


十年里,德勃雷对于东方医院、对于中法医疗合作的影响不仅仅是医院的中法泌尿中心、不仅仅是把例如肾部分切等先进的技术带入东方,不仅仅是培养中法团队造福国内患者……去年,在他的努力下,东方医院成为唯一纳入法国社保体系中国民医保的中国医院;此外,同济大学可以与法国联合培养授予法国学位的博士研究生了。


这次揭牌的东方医院南院“德勃雷泌尿外科”,这一在南院建院伊始就有的想法,终于在多方的努力下实现了。克服了东方医院本部场地的限制,德勃雷希望通过南院新的诊室,将法国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和医学理念复制到东方医院,不仅服务于在沪的外籍病人,更重要的是让本地患者直接受益。


中法医疗团队:跨越国界为生命争分夺秒


当天的揭牌仪式上,一位患者的发言让在场的人为之动容。“没有想到偶尔的一次检查腰椎,会查出左肾肿瘤,这是不幸。但更没想到的是遇到了中法两国医生的帮助,化险为夷,这是不幸中的大幸。”


这位64岁的杨先生,就是德勃雷中法团队的受益者。


原来,1个多月前,他因怀疑腰椎间盘突出症来东方医院做磁共振检查,却被发现有左肾肿瘤,医生在收治患者入院的同时立刻通知了德勃雷法国医疗团队成员之一——刚降落在浦东机场的医院法籍兼职教授皮尔墨医生……他刚结束了巴黎-上海的11小时飞行。


手术毫无延迟的在各相关科室所有医护人员的积极配合下开始了,术中探查发现肿瘤位于左肾下极,直径达5.8cm,包膜完整,未见扩散转移。皮尔墨与同台手术医生商量后决定做保留肾单位的肾癌根治术,阻断肾动脉18分钟后,肿瘤被完整切除,保留的肾单位在恢复血供后无出血征象,手术获得巨大成功。从住院到手术不足24小时,从住院到康复出院不足5天,医疗费仅一万两千元,中法泌尿外科团队的合作中用东方医院史无前例的这几个“数字”实现了择期手术患者24小时内手术的先例;同时开创了院内首例半肾肿瘤切除术的先例——即在保留肾单位的基础上切除了巨大的肿瘤,这种手术在整个上海的三甲医院也屈指可数。


对国内医生的影响:“管好自己的手术刀”


对于东方医院泌尿外科的医生团队来说,德勃雷带来的影响并不止于国际医疗的方法和技术,更重要的是“实事求是、循证医学”的理念——德勃雷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管好自己的手术刀”。


此前,一位60岁女性患者到东方医院就诊,大屏幕上CT图像显示右侧输尿管重度全程扩张,诊断右侧先天性巨输尿管症毫无争议。患者原就诊医院的医生均认为须手术治疗,当时德勃雷正好在东方医院,参与了会诊。在听取了住院医师的病史汇报,又亲自为她作了腹部检查,思考片刻后,德勃雷用非常自信的语气告诉大家:“手术是不需要的,因为患者是先天性疾病,60年来无症状或者症状不明显,增强CT所见右肾功能存在,患者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安然渡过,对肾功能影响不大,影像学已经做了证明。如果手术,患者右侧输尿管膀胱交界处的天然抗反流机制将被破坏,不但对患者肾积水毫无改变,而且有术后尿液反流造成反复上尿路感染的风险。”在向患者详细的说明情况后,患者安心出院。


在与泌尿外科医生团队的讨论中,德勃雷的语气坚决而清晰:“我毫不怀疑我们中法泌尿外科医师团队的手术技艺将会把输尿管整形的非常漂亮,但我们是学者,不是开刀匠。”


当时在东方医院泌尿外科实习的一位医生记录下了德勃雷那天的话。“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须对术前、围手术期和手术后的效果作综合评估,手术本身只是其中一部分。外科手术是一柄双刃剑,它既可以治疗疾病,但同时也可能造成并发症。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名外科医生,最重要的是不但会手术,还要预计到手术带来的后果,并且有预案。在术前,你必须作缜密的评估,确定他通过手术获得的收益远大于手术带来的风险。对于外科而言,过度医疗是可怕的,过度的手术,往往意味着患者在承担手术风险的同时得不到手术可能带来的益处。因此,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首先得先学会管好自己的手术刀。”


事实上,这样的理念在十年中不断的影响着东方医院泌尿外科的每一个医生。


两次亲赴四川,两次白玉兰奖


同时,作为一名医生,德勃雷更愿意亲自去一线:2008年、2009 年,两次亲赴四川地震灾区开展慈善工作;曾率法方8名专家赴革命老区———江西井冈山,福建省福清、厦门等地开展义诊和慈善手术。


德勃雷与白玉兰奖有两次情缘:一次是2007 年,他获得了白玉兰纪念奖,当时他在法国,是新区政府代领回来的;去年9月28日,上海市市长韩正亲自给白玉兰奖获得者颁奖,德勃雷正好要在法国议会发言,再次失之交臂。“这是一个非常友好的奖,我很开心,也很自豪。”他在东方医院中法泌尿外科中心给农民工义诊时的一个小细节让身旁的人都有所触动:当时他的白大褂口袋上没有别中法国旗标志,他立刻从中国助手衣服上取下一枚,别在自己的白大褂上,说:“对病人尊重,这很重要。”


在法国,德勃雷是法国国民议会议员、法国前社会发展与合作部部长、巴黎笛卡尔大学一级教授、附属科尚医院(COCHIN)泌尿外科主任;在中国,德勃雷是同济大学的顾问教授,附属东方医院的名誉院长。两地奔波,德勃雷乐此不疲。“我爱上中国了!”德勃雷自豪地说。从与东方医院结缘开始,德勃雷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他说:“我有一个儿子在中国住了3年,最小的儿子6个月就跟着我来到了上海。孩子是世界的孩子,我很高兴他们能来中国。”


(东方医院宣传科 孙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