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二维码
APP二维码
患者移动服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医学教育>>急诊与灾难医学系

医学教育

教学办
介绍
动态更新
临床技能培训中心
介绍
动态更新
本科教育
研究生教育
住院医生规范化培训
急诊与灾难医学系
国际化教学
继续教育
技能培训

急诊与灾难医学系

我国灾难医学的现状与思考

作者:管理员 发表于:2014/3/21 10:03:133947人阅读

----刘中民

世界在发展,人类在进步。人们在享受现代文明带来欢乐的同时,也面临着各种灾难带来的痛苦。近年,全球范围内的天灾人祸:地震、洪水、海啸、核泄露、交通事故、疫情、火灾、爆炸、恐怖袭击等灾难不断发生,对各国政府和社会造成极大的经济和生命损失。2008年5月12日我国四川汶川的特大地震,再次显示了灾难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巨大威胁。在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取得了抗震救灾的伟大胜利。痛定思痛,居安思危,我们认为:“灾难是不可避免的,但人类是可以将灾害造成的损失降至最低的”。因此,以研究实施灾难医学救助、最大限度地挽救人的生命、最大限度地降低灾难损失的灾难医学越来越受到关注。

胡锦涛总书记在两院院士的会议上指出:“我国是一个多灾难国家,殷切地希望院士们重视和关心我国的灾难救助问题,为我国的灾难急救援助出谋划策,建言献策”。温家宝总理在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地震后慰问受灾群众,视察抗震救灾工作时,在北川中学的黑板上写下了“多难兴邦”,以此勉励受灾群众。陈竺部长也强调指出:“1、卫生部门是灾难预防救治援助的主力军;2、我国的灾难救援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还有距离;3、急需研究和发展灾难医学来适应社会进步改革开放需要;卫生部要以灾难医学作为重大课题研究。”,有报道“9.11”以后,美国五角大楼情报部门曾向布什总统提出:“今后20年全球灾难将成为人类和平、生存和发展的主要威胁。国内的能人智士也大声疾呼要建立和发展我国自己的灾难医学学科体系。

灾难医学不等于急诊医学和预防医学,三者关系至为密切但又有重要区别。急救医学侧重在突发事件发生时进行医学治疗方面的应急和处理。在灾难的救援过程中,急救医学考虑的对象仅是患者个体, 其行为只涉及到医院与患者。预防医学考虑的对象是社会群体, 其行为往往局限于卫生行政部门。而灾难救援则几乎涉及到全社会的各个部门, 特别是救援的效率, 常常表现为政府对全社会资源整合及其作用发挥的程度。

灾难医学是针对各种人为及自然原因引发的灾难,始于灾前民众防灾知识普及、专业队伍建设;重于灾中现场救治、分级转运;延于灾后防病防疫、心理疏导,以医学科学为主进行的灾难全过程干预。作为医学的一个重要分支,灾难医学要从紧急救援走向对灾难的综合防治,走向灾前、灾中、灾后长期的医学、社会、人文系统的防控与干预。是为政府抗灾救灾提供咨询和决策依据,为受灾人民群众提供预防、救治、康复等医疗卫生服务的学科。需要天文地理,政治经济,社会法律,理工农医相关学科在灾难救援方面的融合与应用。总结我国灾难救援经验,了解国际上灾难医学发展的进程,建立中国特色的灾难医学,是一件为国分忧、为民解难的百年大计。

国际上已有世界灾难和急诊医学会、亚太急诊与灾难学会、国际人道救援学会等相关组织。可见,国际社会十分重视有关灾难救援医学发展。正因为国际已有较为独立和完备的灾难医学教育培训体系,所以一旦灾难发生,总有素质较高的专业指挥救援人员参与到救援工作中,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灾难带来的破坏和损失。令人高兴的是,历经三年,在中华医学会的关心和领导下,在全国从事灾难医学“医教研”实践的专家和同道的共同努力下,中华医学会灾难医学分会终于成立了!这是中国医学界一件值得庆贺和纪念的大事,它标志着中国的灾难医学事业从此蹒跚起步了。

虽然我国已经建立了应对突发灾难的救援指挥体系和组织管理网络,但与发达国家相比,灾难救援水平、灾难医学学科建设仍然比较落后。急需科学的系统的理论来指导应急预案的制定、救援力量的组织、药品设备的储备、伤员的分检后送、信息沟通与整合。总结近年来灾难管理的实践发现:在医学人员层面,大多数紧急赶赴灾害现场的医疗救护人员缺乏灾难医学的专业培训,不了解灾难医学救援的特点,缺乏灾难医学救援的特殊技能;医院自身应对灾难的能力不足,救援装备和器械匮乏。在管理层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可操作性不强,不同部门、行政区域、上下级和友邻区域间的应急预案无法对接,缺乏专业的现场医疗卫生需求评估,灾害现场的搜救与灾难医学救援缺乏无缝对接,与一线的医疗救治相配套的后勤保障体系、通信联络体系不完善,这些都使得灾难医学救援的效率大打折扣。在公众层面,社会广泛参与应对工作的机制还不够健全,公众的自救与互救能力不够强、危机意识有待提高。的确,我国灾难医学的科学研究起步晚,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差距较大。以汶川地震为例:

一、现场医疗救治力量薄弱

1、对特殊伤情缺乏认识或经验不足。本次地震发生了许多伤员解救后短时间死亡。可能机制与被压躯体解压后引起低血容量性休克、高钾血症、脓毒血症、或受压组织处血栓进入肺血管引起急性肺栓塞等有关。

2、搜救现场缺乏必要的急救设备和器械。对于现场搜救出的颅脑损伤伤员未能及时气管切开或插管,造成了部分伤员在获救后很快窒息死亡。

3、缺乏野外诊疗操作常规。在卫生条件简陋和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下,盲目手术、盲目穿刺、盲目插管等,感染发生率高也给后期治疗带来了一定困难。

4、首次医学救治时间普遍偏晚,现场肢体截肢率高。

5、现场转运中由于伤情严重、缺乏现场救治处理和医护人员护送,发生了相当数量的途中死亡。

6、缺乏伤情资料的随身转运,显著增加了医疗单位紧急救治的难度。

7、救灾医用物资储备不足,尤其是一些地处农村的医院无物资储备的意识,不能满足救治的需要。

8、批量伤员救治预案缺乏,或缺乏拣伤分类训练,面对同时到来的大批伤员手足无措。

9、无分级救治的规定,超范围救治,造成伤残率和死亡率居高。

10、缺乏专业创伤救治中心和专业创伤救治人员,亦是导致伤残率和死亡率居高的重要原因。

二、组织指挥管理方面的问题

1、灾情发生后全国各地医疗队迅速奔赴灾区,但存在多部门、多单位、多头指挥、管理混乱的情况。缺乏明确的统一组织管理体系。

2、地方和军队的隶属关系不同,存在沟通和协调上的困难,造成救援效能低下、数据信息不统一。

3、现场应突出挽救生命的救治措施,而大量专科救治力量(包括全国众多知名专家在内)集中到震区中心的做法值得商榷,受余震、电力、检诊设备、治疗条件等的限制,通常无法在现场开展专科救治,神经外科、泌尿外科、胸外科等专科医生在救治现场常常是“英雄无用武之力”。

4、救援力量自身到达灾区后因缺乏医疗器械和药品而不能展开有效的医疗救援工作。

5、没有根据地震伤的发生规律配备医疗物资和医务人员,一些医疗器材历尽艰辛带到灾区,却不能发挥作用。

6、部分伤员被转运到条件相对较差的区、县医院而需再次转院,延误最佳治疗时间。

以下是对提高我国灾害医学救援水平的几点思考:

1、健全国家灾害医学三级救援体系,由现场救治力量、区域救治中心和后方救治机构组成,在突发事件中统一指挥,缩短反应时间,提高现场救治和转运能力,可以考虑在特大灾害时启动军管或民转战的机制。

2、完善灾害医学区域救援预案。按照不同行政区域,根据不同灾害情况,制定灾害医学应急预案。尤其是停水停电等极端条件下救援预案。

3、救治以现场抢救和运送到有能力和有条件医院为原则,以伤病员尽早得到确定性治疗为目的,规范界定分级救治范围,明确物资、人员配置方案和支援需求,并加强平时演练。

4、大力普及灾难医学高等教育,培养懂技术懂管理的复合型灾难医学人才。

5、加强创伤理论和临床技术研究,加快创伤急救队伍的建设,提高多发伤及严重创伤的救治水平,更好地满足平、战时大批伤员救治的需要。

6、建立远程会诊系统,发挥后方专家实时救治的优势。完善全国性的伤员转运体系和机制,规范转运预案的启动、指挥程序,制定伤员跨省区转运的运输工具选择、物资装备配备和陪护人员标准等技术规范。

7、建立国家灾难医学救援技术培训基地,推广现场创伤救治新理论和新技术,培训大批专业医学救援人员,建立区域性及国家级专业灾难医疗救援队伍。

8、推动相关灾难医学救援装备的研发,生产符合我国地理、气候、灾难特点的救援装备和器械、车辆。

9、开展全民防灾教育,定期组织应急疏散、防灾避险演练,普及地震、创伤防护、自救互救知识与技术。

10、开展国际交流和合作、学习,引进国外灾难医学救援的经验与技术、装备,畅通灾难发生时国际救援渠道。

诚然,建设和发展灾难医学学科和专业将面临很多困难,要做的事情很多,但是我们坚信:有中华医学会的坚强领导,有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有兄弟学会及灾难医学专家同道们的不懈努力,有全国人民的理解,我国的灾难医学一定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成为医学学科建设中的亮点和奇葩。成为一件“为国家分忧,为民解难,利在当前,功在千秋”的伟大事业。同道们,“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让我们共同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