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二维码
APP二维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东方文化>>东方之恋

东方文化

东方之恋
东方人物
东方畅坛
文化沙龙

东方之恋

和死神的一次搏击

作者:管理员 发表于:2014/3/17 15:01:18879人阅读

东方医院院长助理 莎车县人民医院医疗副院长 周华


吐尔洪.阿布力米提终于和死神擦肩而过,康复出院了。看着他轻松的步履和洋溢在脸上的微笑,我感到由衷的高兴,为他深深的祝福。回想起这十几天的治疗过程,觉得所有的辛苦付出都得到了回报,当中的一些小插曲又引出心中的些许感慨。


记得那是一个周六的上午,老年科主任古丽娜姿打电话给我,说老年病科刚收了一个急性心肌梗死的患者,中年男性,48岁,是一个乡的乡干部。前一天下午6点开始出现剑突下的不适,去外院就诊,考虑是胃病,就在外院留观,按胃病治疗给予输注液体、抑酸等治疗,却一直不见好转,直到第二天上午才来莎车县人民医院就诊,做心电图发现是急性前壁心肌梗死,一番辗转收入老年病科。古丽娜姿打电话来是问我是否应该给患者做急诊介入。我一看表,时针已指向12点,患者起病差不多18个小时了,已错过急诊介入的最佳时间。按照急诊介入治疗指南,对急性ST段抬高的心肌梗死的患者在起病12小时之内,越早开通致病血管患者的获益越大,而随着时间延长,因血管堵塞而导致的心肌坏死的范围就越大,即便开通了血管,患者的愈后也要打折扣。起病时间在12到24小时之间,急诊介入治疗就只有相对指征了,如果仍有持续缺血的证据也是应该做的,只是这时候的风险就成倍的增加了,而且术后因心肌坏死的范围较大、缺血再灌注损伤等原因,患者术后可能出现的并发症较多,容易出现血流动力学不稳定、恶性心律失常,有时还需要一些辅助的器械,可目前县医院配备还不是很完善,这自然意味着术者要承担更多的风险。但事不宜迟,对一个急性心肌梗死的患者来说,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我也只是略一思忖,马上通知心内科主任汪程是查看病人,并与患者及家属做好沟通。很好,心内科主任回电,家属已签字,准备手术了。这不出我所料。在莎车开展心血管介入以来,可能因为认知与经济社会水平与内地存在一定差异,有指征行择期介入诊疗的患者,需要医师反复解释,患者最终也不一定愿意接受,但对于急性起病的患者,因为是救命,又听说是上海来的专家主刀,家属大多很快能接受。


很快介入治疗小组赶到了导管室,急诊冠脉造影发现患者的前降支从近端开始就完全闭塞了,而且血栓负荷较重,右冠状动脉也有两处较严重的狭窄。再次与患者家属短暂的沟通,决定按照指南对闭塞的前降支进行血运重建。建立通道后先用血栓抽吸导管反复抽吸,抽出较多量的血栓及内膜碎片,再用球囊进行预扩张,最后在原闭塞的前降支血管部位植入一枚支架,患者原本粗大的前降支完整的显露出来,血流也非常好。我一边嘱咐医生、护士将患者护送回病房,一边脱下沉重的铅衣,就着显示屏,介绍手术的情况。我对患者家属说:尽管手术非常顺利、成功,血流也很好,但患者并没有脱离危险,以后的一周左右的时间非常关键,在这段时间内,因为从起病到来我院就诊的时间较长,已有一部分的心肌坏死,术后可能会出现一些并发症,病情随时可能会有变化。家属脸上的表情告诉我:她们似懂非懂,心中的疑虑并没有解开,对家属来说,再怎么理解,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患者最终有个好的结果。心情我能理解,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医护人员需要百倍细心的观察、治疗。


我快速处理完导管室的一些工作,回到病房,仔细的观察生命生命体征,查体,触摸皮温,观察尿量。不一会儿,又来了一大帮家属,患者大姐一家还从麦盖提赶过来,还没等我开口,就向我哭求,说是一家兄弟姐妹五个,有两个已不幸猝死,现在弟弟又得了重病,一定要想办法救他。面对家属渴求的表情我能理解、好言相劝,耐心的解释,说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病房查看患者,患者精神状态不佳,血压偏低,皮温凉、并有恶心不适、低热。县人民医院的医疗用房不足,还在建设、调整当中,目前并没有专门的冠心病监护病房,所谓抢救室、冠心病监护病只是普通病房加上一个移动监护仪,病房离护士台近点而已,病房是开放式的,家属一直围在身边。看到这些自然神清比较焦虑,我一边耐心的向家属解释:因为缺血、再灌注损伤,心肌的充血水肿还没消退,加上心肌坏死物质的吸收,所以会引起患者的一些反应、不适,恢复有个过程,病情也可能有些反复。同时叮嘱责任护士,指导经管医师仔细调整抗凝、抗血小板及血管药物,叮嘱口服用药,维持电解质、内环境的稳定。每天我都数次来到患者病床边,仔细观察,患者的精神状态有起伏,家属的心态也随之起着变化,背着我可能还会有一些唉声叹气。我依然每天一次次到床头去查看病人。


术后第五天中午,并来要外出开一个会的,出发前我又一次来到病房,发现患者精神状态很不好,诉心悸、心慌、胸闷不适,一看监护仪,满屏是频发的室性早搏,一会儿又是连发的室速,我意识到必须立即处理,否则病人一旦出现心室颤动后果不堪设想民。我立即让护长静脉推注可达龙150mg,,然后以300mg静脉维持,看看室早被控制了,我将患者爱人叫到旁边给她耐心的解释,可能是连日来的担心、焦虑让她有点支撑不住了,不停的向我诉说,要我一定要救她老公,还说患者的姐姐几次在家人面前说起是不是不应该做手术的,她有点承受不了。面对这种情况我能理解:对一些当地老百姓来说,能吃能睡病就是好了,所以让她们听懂介入能尽可能挽救更多的心肌,有更好的愈后这样一些理念可能还要很长的路要走,我只能让最终的事实来说话。此时我也清楚,术后已经五天了,患者总体情况在一天天好起来,今天只是个小插曲,跨过这个坎一定会有好结局。于是我一边再次叮嘱医生、护士,一边进行会议请假,就留在医院,有情况随时处理。


果然,以后的几天随风随风,到术后第十天患者恢复得很好,可以考虑出院了。当天下午,患者特意将在上海学习、考察时购买的一套漂亮的睡衣穿戴起来,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净利落,于是就有了这张病床边的合影。


这样类似的例子已有很多次了。自去年底在莎车开展冠脉介入以来,我们已完成冠脉造影近200例,其中有近60例接受介入治疗进行血管干预。在接受介入治疗的患者当,绝大多数是急性心肌梗死的患者。我知道,在莎车县人民医院进行介入治疗,比起我在上海的工作单位,我和我们介入治疗小组要付出更多的辛苦和努力。可每次看到患者一天天康复起来,精神饱满,脸带微笑出院的时候,就觉得我们所有的辛苦付出都算不得什,内心只有深深的成就感和满是对患者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