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二维码
APP二维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东方文化>>文化沙龙

东方文化

东方之恋
东方人物
东方畅坛
文化沙龙

文化沙龙

为了十一个孩子的母亲

作者:管理员 发表于:2014/3/17 17:47:441431人阅读

你听说过结婚十六年生育十一个孩子,并且又怀了一个巨大儿的事吗?我想在国内肯定没听说过,更别说见到。而在摩洛哥,在塔扎,这事还真让我碰见了。


我是个工作近三十年的麻醉医生,在国内只负责手术患者的麻醉。而作为援摩队员来到塔扎的伊本-巴扎医院后,按照这儿的规矩,有时我还得负责重症监护室(英文ICU,法文La reanimation)的工作。这对我来说压力蛮大,以至于从没超过正常值的血压都窜上去了。


2013年10月17日是全世界穆斯林朋友的重大节日——宰牲节。为了这个节日,医院ICU的两位医生早早向院长递了请假条,希望院长批准回家过年。我呢,自然被院长点名去顶替他们的工作。重症监护室顾名思义就是全院的危重病人集中的地方,我得负责将危重病人收进来,治好了再转出去,周而复始。


这一天,ICU没有床却偏偏碰上一个重病人要收进来,也就是本文开头提到过的高产妇。这位孕妇38岁,自二十二岁结婚以来的十六年中生育了十一个孩子,这次又怀了个巨大儿。因当地条件简陋,缺医少药,产妇们根本没有做过产前检查,当遇到这样一个病情危重的病人时只得转院。就这样,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路途奔波,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五十分,救护车载着这位产妇才来到伊本-巴扎医院的妇产科。


妇产科的值班医生正好是我的队友贺子秋,已经换好衣服准备下班的他,看到救护车上抬下这样一个重危病人,立刻又穿上白大衣仔细的检查病人,做出了初步判断。这位产妇是前置胎盘伴早剥,胎儿较大,需要立即实施剖宫产手术。


九点四十分左右手术结束,术中发现胎儿已死于子宫内, 出血大约1000毫升以上。送回病房走廊时麻醉医生交班说:目前病人很好,生命体征平稳,可以在病房继续观察。然而,就在我们为病人准备床铺的一刻钟左右时间,发现有大量的血从推车床上流到地上。我当机立断告诉护士:这个病人需转ICU,那里抢救便利些。


说实话,要说ICU抢救便利些那只是相对于病房而言,除了有几台监护仪和吸引器外,几乎再没有像样的抢救设备,就连除颤仪也是坏的。ICU的护士只管换换病人的输体,监护仪上的数据正常与否,尿量有没有,输液量够不够根本不管。按照摩人的观念,病人如果在ICU救不活的话,那就是真主的意思了。


一切就像我说的一样,病人自从进了ICU,病情就变化无常,要不是我们尽职尽责,发挥团队优势,群策群力积极抢救的话,病人也许早就离开了人间,留下十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 …


病人刚到ICU时生命体征还不错,呼吸平稳,心率100次/分,血压110/60毫米汞柱,术后尿量500毫升。我告诉护士将手术室带回来的600毫升血和2000毫升液体尽快输进去,有什么情况立即打电话叫我。


回宿舍不到两小时就接到ICU护士打来的电话:”Ce malade pas bien!”( 病人情况不好!) 我立刻赶到病房,见病人神志清楚,面色苍白,呼吸急促,心率较快,血压90/60毫米汞柱。询问护士补液量多少,他说一直在输血。我一看,手术室带回来的两袋血(600毫升)连半袋都还没输完,我当即判断是有效循环血量不足,得快速输血补液扩容抗休克。


我在股静脉又建立一条输液通道,并自己动手一边挤血袋加压输血,一边告诉护士加快输液速度,一刻钟后,600毫升血输完,快速补液1000毫升。然后我又叮嘱护士抽血化验(节日期间只能做血常规),加大吸氧,记尿量。考虑到患者刚刚做完产科手术,是否有残留胎盘滞留影响宫缩导致继续出血。我又给贺医生打了电话,同时请老援摩、心内科副主任医师吴华一起来商量对策。


十分钟左右,他们赶到病房。我简要说明病情,此时化验报告也出来:白血球2,6万,血色素2,9克,血小板6.1,凝血功能尚好。贺医生检查完说病人子宫收缩很好,无继续出血。经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还是血容量不足,决定再输1500毫升血,补液2000毫升继续抗休克,同时给激素氢考200毫克,给予抗生素预防感染,并做好并发症的防范。


经过及时的输血补液,病人血压逐渐回升至正常的120/80毫米汞柱,心率100次/分,呼吸平稳,氧饱和度98-100%,尿量800毫升。看到病人的生命体征指标渐渐正常,我们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此事才感觉到饥肠咕咕,一看表发现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于是,我们三人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ICU病房。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吃过晚饭,我们三人不放心ICU的病人,决定再去看看。 走到病人床前还没说几句话,病人突然脸色苍白,面容痛苦,呼吸急促,大汗淋漓,双手挣扎着指着胸部,说不出话。监护仪显示心率160/分,血压0,氧饱和度0。我们见状立刻实施抢救,面罩加压给氧,静脉快速滴入多巴胺400毫克提升血压。吴医生找来心电图机给病人检查,发现窦性心率166次/分,P波抬高。我也因地制宜,找来直尺,用输液管灌上水给病人测量了中心静脉压,结果显示大于35毫米水柱。


我们三人很是郁闷,中午离开病房时病人还好好的,怎么晚上一见到我们病情就急转直下,难道真是出现了什么并发症?


由于医院条件有限,又赶上过年,所有私人化验室都不营业。没有实验室化验的数据就只能靠临床经验做出诊断,这就是塔扎,也是考验中国医疗队医生们水平的关键时刻。


吴华医生援摩十一年,心内科临床经验十分丰富,多次参加摩洛哥心脏病学术会议,还撰写了《心内科医生援外指南》一书供所有援外医生学习借鉴。吴医生分析认为:该病人前置胎盘早剥,手术失血较多,输血补液不足曾一度发生低血容量性休克。经过积极抗休克治疗,中午一点病人生命体征已经稳定。难道是休克期间循环淤滞,肢体血栓形成,经快速输血补液的再灌注损伤导致血栓脱落并发肺栓塞?急性肺栓塞导致肺动脉高压进而并发急性右心功能不全?目前没有心脏超声检查,不能拍摄胸片,别说化验D-2聚体,就连肝肾功、电解质、血气分析也只能等过完宰牲节。我们只能根据病人的临床表现以及仅有的检查(心电图,血常规),利用我们手中的听诊器和临床经验去判断,该患者可能是急性肺栓塞伴右心功能不全,至于是血栓、羊水栓塞还是脂肪栓塞暂时无法确定。我们认为吴医生分析的有道理,决定调整输液量,西地兰2支静脉注入,将激素氢考的量加到700毫克,速尿增加到200毫克…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们静静地守护在ICU,观察着病人,随时准备应对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同时也期待着奇迹的出现,期待着真主真的能保佑这位多子的母亲平安。


功夫不负有心人,熬到晚上十点,我们的行动感动了真主,真主也眷顾这位可怜的产妇,可怜她那些未成年的孩子们。经过中国医生三个多小时的积极抢救,血压终于有了,70-30毫米汞柱。我们兴奋之余,又对病人的病情进行重新评估,调整升压药多巴胺的用量,再次静脉推注速尿200毫克,三十分钟后,血压恢复到130/90毫米汞柱,心率慢下来了,尿量也有了。但是我们依然不放心,决定留下继续观察病情,调整药量。一小时,二小时,四小时,六小时,我们三人在ICU一直坚守到凌晨一点。


第二天,病人精神转好,面色虽然还有点苍白,但可以向我们挥手致意了。血压、心率、氧饱和度、尿量等指标都接近正常。


第三天,病人病情稳定,白血球1.6,万,血色素9.1克,肌钙蛋白、肝肾功能恢复正常水平,心电图正常。进半流质饮食。


第五天,病人可以下床走动。


第六天,病人转回妇产科病房。


第九天,病人痊愈出院。


这是一起特殊的病例,也是我负责ICU工作以来病情最危重、变化最凶险,但却是抢救最成功的病例之一。我和吴华医生、贺子秋医生不辞辛苦,克服困难,不气馁,不放弃,凭借团队的力量,凭借丰富的临床经验,用爱心和奉献拯救了一位十一个孩子的母亲、一个年轻的生命。


或许病人离开ICU时没有一句感谢赞美的话语,但一次招手,一个微笑已是对中国医生最高的奖赏,我们知足了,愿所有的病人都能像这位母亲一样平安回家与儿女团聚。